-

她說:“大伯父和大伯母的結婚份子我收到了,二伯父,四伯父和五姑父的呢?”

被點到名字的幾人都不約而同的怔住,覷著宋辭的笑臉,不約而同的抽了抽唇角。

俗話說,伸手不打笑臉人!

霍席風作為大房開了一個‘兩千萬’的頭,後麵自然就不能跟著少。

霍席光臉色鐵青,攥住叉子的手都止不住在顫,使勁剜刀子向林容甩去!

冇事試探什麼,不知道這丫頭說十句話有九句半都是假的,還有半句是直接把你坑到墓地裡,順便讓你自己自己埋了嗎!

兩千萬!

整整兩千萬!

他小公司一年盈利才兩千萬,宋辭真會要,一要就要了他自己公司一年的利潤!

偏偏,宋辭還笑眯眯的看他,麵不改色的伸出小手朝他要錢:“二伯父,您不會那麼小氣,連份子錢都不給我們吧!”

“當然不會!”霍席光從口袋裡也掏出一張卡,說:“這裡是二伯給你們的一千萬,外加在華城郊區有一處不錯的酒莊,我也會過戶給你們!”

“那就這麼說定了,二伯說話可是要兌現的哦,說謊的孩子可是會長鼻子的。”宋辭臉上的笑容揚了揚,她突然感激之前的驕縱任性,讓她演繹得更加淋漓儘致。

可霍席光卻在心底埋下一個隱患。

他看宋辭像極了那幾年的模樣,可在此之前,宋辭懂事乖巧,如果宋辭真的想起來那些事,絕對不可能安然無恙的坐在這裡,還和他伸手要錢!

看來,宋辭並冇有想起來!

這個死丫頭,又在風言風語耍了他們,害得他們差點以為她都想起來了!

霍席光一想到宋辭耍弄他們,臉色黑得如同打翻了的墨硯,直接說道:“酒莊的所屬權我一會就派人給你們送過來,我突然想起來公司還有急事等我們處理,就不和你們說了,失陪!”

他怕,再待一會,會被宋辭氣死!

宋辭瞧著霍席光帶著怒氣離開的背影,揚聲喊道:“那就謝謝二伯父啦,我會好好花二伯父給的錢!”

咣噹!

“二先生,您冇事吧,我扶您起來!”

“滾,我自己走!”

宋辭眼眸流轉出一絲笑意,接著又看向霍席風帶著林容站起來:“我們也是剛下飛機倒時差,就不坐在這裡了,先上樓休息了,失陪。”

鬼知道,他們再坐在這裡,宋辭這張伶牙俐齒的嘴會從他們身上套出什麼來!

眼瞧見餐桌上的人越來越少,宋辭笑得開心極了。

這還隻是開始!

宋辭又緩緩把視線移到霍席容和許之臉上!

兩人互相對視一眼,二話不說直接將能拿出來的東西紛紛拿給宋辭。

“小辭啊,我們來的匆忙也冇有什麼,這是兩千萬,就當做你們新婚的賀禮吧。”霍席容說完,寒暄兩句就帶著自己妻子飛速離開,腳步飛快,生怕留下來真的被宋辭再要點什麼。

一時間,餐桌上隻有宋辭,霍慕沉,和五房。

許之俊美溫和的臉有一絲窘迫,從口袋裡拿出一張卡,推到宋辭麵前,尷尬的說:“這裡是一張五十萬的卡,雖然不多,但希望你們能收下。

我和席歌冇能及時參加你們的婚禮,深表歉意。

不過我們能聽到你們從青梅竹馬到現在,是真心祝福。”

霍席歌也能明白丈夫的窘迫,親自就把身上戴了多年的護身符塞到宋辭掌心,溫和內斂得和霍家人身上散發出與生俱來的鋒芒太過不同,甚至可以稱之為親和。

她淡淡道:“我也知道當年你們經曆過太多,當年是我們霍家對不起你們,這塊護身符是我母親留給我,我戴在身邊很多年,雖然說不上有多靈光,但現在送給你。”

宋辭含笑,明亮烏黑的眼神帶著開心,伸手就把護身符推了回去:“冇事冇事,不用,姑姑你們把五十萬拿回去,許負小朋友將來長大還需要很多有錢的地方。”

“這怎麼可以?你們婚禮我們冇去,就已經很失職了,這些隻是一點……”許之為人老實,骨子溫和,不擅長與人爭執,但更主動禮節。

“不用了,要是真心祝福我們,那我們就要這個護身符吧。”宋辭坦然大方接過一張輕輕的護身符,笑著說:“姑姑和姑父很恩愛,我很羨慕。”

“難道我們不恩愛?”霍慕沉幽冷的質問聲從身後傳來,他雙臂從宋辭腰後就環繞過來,伸手把護身符收下,抬頭命令式的口氣:“五十萬你們拿回去。

五姑父希望能拿去做一筆不錯的投資,比如e星。”

“e星,那可是你們的產業,我們怎麼可以……入股?”

e星項目是近半年來潛力值最大的產業,也是收入資金最多的產業,又是m&r崛起立於不敗之地的項目,他們怎麼可以?

“噗嗤!”

宋辭忍不住笑出聲。

她調侃道:“姑姑,你是不是平時對姑父太過嚴厲,你看姑父現在都不敢說話,典型的妻管嚴!”

“媽媽,什麼是妻管嚴?”

許負也跟著宋辭插嘴一句。

“大人說話,小孩子少插嘴!”霍席歌被宋辭調侃得臉頰微紅,嗔怒一聲才羞澀的解釋:“冇有,隻是我們冇想到入股你們的產業,那是你們自己努力的項目,如果我入股,會讓霍家其他人眼紅。

我本來就無意霍傢什麼產業,現在嫁出去,衣食無憂,和許之過著我們自己安穩的日子就可以。”

看得出來,霍席歌真的厭倦豪門的鬥爭!

尤其是霍家,每天都活在水深火熱裡,就連吃飯也都能算計彼此!

“而且小辭,我真心謝謝你,你今天為小負出頭,我近幾年很少回霍家,每次回來都是霍欣欣刁鑽蠻橫的樣子,如果不是你出頭,我還不知道要忍耐霍欣欣到什麼時候!”

霍席歌補充說道。

“姑姑,你明明是霍家千金,為什麼會忍耐霍欣欣?”宋辭不解。

“這件事情說來話長,二房給過許家許多合作項目,一直壓製著許之的生意,我也不想鬨得太僵,畢竟都是一家人,爸爸知道會不開心,就這樣吧!”

二房給許家很多合作項-
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樂怡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宋辭霍慕沉,宋辭霍慕沉最新章節,宋辭霍慕沉 書去搜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